傅決心成爲一名戰士

傅決心成爲一名戰士 傅家俊是所有香港球員中最受認可的,但他的潛力和比賽數據卻是天壤之別。馬爾科9歲開始打斯諾克,15歲開始定期打斯諾克。離開祖國後,他在12歲時移居加拿大溫哥華,18歲時回到香港。他在斯諾克的起步很有希望,在1998年轉爲職業選手之前,他在1997年贏得了世界業餘檯球錦標賽和21岁以下世界錦標賽。2005年,他第一次獲得英超冠軍,在決賽中以9-5擊敗馬克威廉姆斯。隨着2007年大獎賽、2013年澳大利亞矿工賽和2016年蘇格蘭公開賽的進一步勝利,这似乎開始了一個非常有前途的斯诺克的職業生涯。然而,這却是台球衰退的开始,在這篇文章中,我想探索一下这位球员到底出了什么问题。

傅的主要挣扎涉及他最近的視力。馬爾科的眼睛出現了“飛蚊症”,這種情況會讓患者看到眼睛上下移動的黑色眼鏡。這當然會損害視力,分散注意力,尤其是在需要高度集中注意力的斯諾克比賽中。幸好馬爾科做了手術來糾正這個問題,但這樣做的缺點是他的比賽因此受到了影響。爲了提高自己的球技,傅家俊已經轉向Sight Right了。也許這是由於馬克威廉姆斯。當然,威廉姆斯在斯諾克比賽中也經歷了同樣的低潮,幾乎因此放棄了這項運動。然而,他的妻子喬安妮說服他堅持下去,所以他轉向斯蒂芬·菲尼的節目。剩下的就是歷史和一個世界冠軍頭銜,並在2018年取得了非常成功。

然而,馬爾科私下裏承認,雖然Sight Right是一個很好的方法來彌補在比賽中的缺點,但他仍然不確定這對他是否有效。就像個人選擇一樣,斯諾克也圍繞着時間、姿勢和準確性。如果有任何降級,球員將努力發揮到高水平。在我看來,馬可是正確的貨比三家,但他必須儘快做出選擇,否則對這個有潛力的人來說可能爲時已晚。現年41歲的傅,在他的球風自然會走下坡路的時候,像奧沙利文、希金斯、馬克威廉姆斯和斯圖爾特賓厄姆這樣的球員仍然有勝利在握。我發現他有一個自信的問題,他的情況和我上一篇關於丁俊暉的博客很相似,如果你不相信你永遠不會再贏。當馬可在一場比賽中落後於對手,過早地放棄了攀登胜利之山時,他看起來很绝望。

儘管有這樣的批評,我還是想就閱讀中令人不安的部分透露一些好消息。傅以前和特里·格里菲思一起工作過,現在和特里一起退休了,這個職位傳給了他的兒子韋恩。韋恩是一個很有成就的教練,他絕對有能力提高任何球員的水平;他的天賦顯然是繼承于他說話輕聲細語的父親。傅的狀態是不穩定的,可以在任何時候上升或下降,韋恩可能是他的問題的答案。我現在聽說格里菲思已經把馬爾科帶回了最基本的狀態,他終於找回了對比賽的渴望。這是個好消息,希望傅家俊能再次奪冠,因爲對於這個來自香港的人來說,這麼早從斯諾克賽場上消失還爲時過早!

馬可最偉大的表现之一是在2016年的蘇格蘭公開賽決賽中,你可以盡情欣赏的全部内容。

Marco Fu winning the Australian open
Marco winning the Scottish open in 2016